天呐!模联大会杰出代表竟被南外包揽?最佳代表团竟也是南外!

2018南外模联代表团北外之行

发布者:南外校办发布时间:2018-12-07浏览次数:164

        20181130日至122日,一年一度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模拟联合国大会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作为全国顶级的模拟联合国大会,此次北外会吸引了全国300多名代表参加,其中包括全国各大高校的模联好手。南京外国语学校也不甘落后,此次派出了20人参加大会,包括吕尚泉等三位高三同学,丁瑞元等六位高二同学和孙雨禾等九位高一同学。在周媛媛老师、顾炜杰老师两位指导老师的带领下,南外代表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本次大会共设有8个委员会。在3天紧张激烈的角逐中,高三吕尚泉,高二丁瑞元、高心怡、王一骁、范悦航,高一孙雨禾分别获得所在会场的杰出代表奖(Outstanding Delegate),高一金雨橙、杨雨菲获得荣誉提名奖(Honorable Mention)。南外的同学在会场上不畏群雄,在与北京大学、外交学院等著名高校的代表们角逐的过程中坚守立场,据理力争斩获了几乎所有杰出代表奖。更值得一提的是,南外代表团最终凭借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获得了最佳代表团奖(Best School Delegation)!



        这次北外会能够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离不开参会同学充足的学术准备和优秀的语言综合能力,更离不开老师与学长学姐们对参会同学悉心的鼓励与指导。在此次盛会中,南外模联人代代传承的精神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希望在今后南外模联的发展中,会有更多更优秀的后辈们在学长学姐和老师们的指导下砥砺前行,进一步传承南外模联人的精神!



参会代表感想:

        这次北外会非比寻常。由于众多高水平的大学生代表的参会,在各个委员会中,南外的代表们一度陷入了苦战。


来自ECOSOC(联合国经济与社会委员会)的代表丁瑞元说:

        “此次参会对我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挑战。由于参会经验不足,我的学术准备尽管耗费了许多时间,整理了许多材料,没想到,才刚到第二个会期没多久,我们的学术准备就不够用了。开模联最痛苦的经历,莫过于看着其他代表在台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自己却由于学术上的不足只能坐在台下苦笑。第二个会期开完后,我们几乎陷入绝境。但是,经过一晚上的冥思苦想和来自李颖学姐的鼓励与指导,我们明白了坚持自己国家立场的重要性。在最后一个会期决议草案的讨论中,我们冷静分析,审时度势,代表德国做到了游刃有余,纵横捭阖,在几个国家集团之间进行斡旋。最终,我们通过发表联合声明获得了最大的利益,也取得了主席团的认可。这次开会,最重要的还是收获了友谊。同场的大学生代表真的很令人敬佩,对我们的态度也十分友善。希望下次也能遇到这么棒的代表们和主席团!”


同为ECOSOC代表的高心怡说到:

        这次在ECOSOC我们的议题是transboundary river cooperation,说实话对学术要求蛮高的。开会前做的准备显然是不够的,场内的大学生代表们卓越的辩论技巧和扎实的学术能力让我们在前两个会期一度心态崩盘。第二个session结束后我陷入自我怀疑,压力确实是有的,但在咨询学长学姐后我们也有了新的思路。后面的会期我和搭档,作为非利益相关的德国代表,还是寻找到了介入冲突的切入点,也就是国际援助,并拉拢了美日出了一份提供援助收取利润的联合声明。我们从自己的国家立场出发,借提供科技、资金和经验上的援助成功在上下游国家间周旋,成功控制了局面。这次北外会我也认识了许许多多有趣的大学生模联人,他们有的学术功底扎实,有的应变技巧惊人,还有的在重压下游刃有余,也是非常满足了!


来自UNSC(联合国安理会)的代表范悦航:

        在我参加北外模联安理会场的时候,我深深体会到了学术、经验、模联素养和精神的融合。这在我们组建的bloc之间的辩论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由于伊朗,我们代表的国家,和美国处在两个阵营之中,两方的矛盾非常明显。但是,鉴于我们的学术悬殊实在太大,伊朗和其盟友都一直处在讨论的劣势。比起我们的表现,美国代表的经验和模联素养也体现了出来。

        虽然美国代表拥有臃肿的身材,但这仍然没有阻挡他成为全场最耀眼的外交家。微笑着,他永远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在我们的讨论中逐鹿沙场,东伐西讨,拉拢了巨大的后援力量。

        直到最后,我们的国家集团中只剩下了坚定保持与我们立场一致的国家,其他都甘拜于美国之下。这是外交风度和模联素养的完美体现。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安理会从未有过的分歧。最后,两个国家集团都上交了各自的决议草案。这两份文件虽然意思大体相同,但是为了维护自己国家集团的立场,双方都积极为己方投票。然而, 投票却完全决定于国家集团的划分,而忽略了学术的准确性。一方和另一方都互相投票“弃权”,在一定程度上违反了对学术和模联精神。这也是本次开会我所感到遗憾和不满的一点。下次,我一定会做得更好!


同为联合国安理会的代表王一骁对这次开会也有深刻的体会,让我们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校外模联,并且初次尝试双代和大学会场。大学会对学术的追求,远超了我的想象。场中的BDUSA代表,在北大研读国际关系,以其深厚的知识储备击穿了我们的自信和措施,以满腹经纶的从容不迫应对一切质疑和瓶颈,以完整的思路写出了难以批驳的纸质文件。人外有人,所谓学术,其于我为人外之人也,以至于作为对立国伊朗,也只能向会场和平走向靠近,点不出对方逻辑的漏洞,相反被对方肆意堵截。差距有助于提升自己,开完每一次会的自己,假若能够与前一次开完会的自己同台博弈,后者必惨败。ODBD字母之别,USA代表的能力是我数倍。这可以说是一个警示,警示模联人真正应该有的学术、演讲和文件写作是怎样完成的,让我找到一个目标可以攀登。


        然而,这次北外会对于高一的新同学来说,也是一次极为特别的体验。

来自SOCHUM 的孙雨禾同学说:

        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外出开会就去了北外,能给我OD的肯定,真的是特别满足了。

        在会前做学术的时候,总觉得很虚很慌,觉得会场里大多是大学生,自己一定是会被他们牵着走的。更何况发现自己暑假南外会的主席丁青筠是会场中的俄罗斯代表时, 真的对北外会有很大的畏惧感。

        会前发Agenda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连在会场微信群里发言的时候都在不停地在思考措辞。但真正开始会期之后,我才慢慢地适应和缓解了自己过度的紧张。记得第一个会期第一个unmo时,一下子十几位代表围在我座位旁开始问我对接下来会期的打算。因为他们的信任,那一刻除了惊喜和感谢,还有一种突如其来的责任感。在接下来的会期里,我和代表俄罗斯的学姐分成了两个bloc,开始了两个bloc间的碰撞。最后一个会期,两个bloc对于两份DR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和质疑。前一天整合到深夜,我没有仔细阅读我们组员写的部分,出现了几处疏漏,被学姐怼得眼泪打转。但组员们仍在积极地回应我支持我,真的特别感动。

        总的来说,这次北外会要感谢的人太多了。感谢我们南外代表团,感谢SOCHUM的四位Dais, 感谢我的以及对方bloc的所有代表,也感谢我的室友法国代表梅奕丹和我们高一的好几位小姐妹。但我还是意识到,自己和学长学姐们还有很大的差距。自己学术水平还很浅,能力也不够强。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场会从不同代表身上学到了很多,算不虚此行了吧。



供稿:通讯员 丁瑞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