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座衣冠,皆是相忆

发布者:宣传外联处发布时间:2018-01-03浏览次数:11

20171222日,冬至。

那天人们记住了一场剧,或者说,一个班级。


 “我记得你说过,要带我去台北的。可那第三十八年的冬天,很冷。

民国末年,战火漫天。戏子爱上了青梅竹马的军官,而不久军官便身死沙场,戏子无法面对现实,终生沉溺在戏剧之中,不复清醒。

 

【我是剧作者】

决心加入剧本组,是因为偏爱那一份悲剧色彩。那种撕裂美好以达到让人无法释怀的艺术色彩,总是以悲剧为载体的。题目一经确定,剧本的的思路便十分明晰——在现实与过往中来回切换,以服装容颜的变更凸显时光的痕迹,以对话信件的语言暗衬时代身世、情感与时代背景。其中的难点在于让文字既易文言化、诗化又易于理解。尽管存在难度,执笔的感觉仍无疑是美好的,为集体做一点能力范围之事,很有成就感。

或许是写剧本的缘故,观看时很在意配音效果。听见那些文字被一字一句深情地朗诵出来,甚至添入更复杂的情感,是极欢喜的。除此以外,演员的演绎与灯光的调控也可圈可点,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我所幻想的艺术效果,让人不禁随着剧情,切身地感受到那份悲恸。

【我是灯光师】

我以我所能够的最自豪的语气如此介绍自己。

我把我的朋友们送上舞台,然后独自走向狭小昏暗的控制室。控制室的屏幕闪着雪花。

歌声起。场内霎时变得异常安静,安静永远是紧张的来源。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排练,我离舞台相距一个剧场的距离。于是我被这一份紧张感染了,距离使我感到无助。

我看见原本一张张嬉笑怒骂的脸变得严肃。

我听见一声声华丽的戏腔里带着凄楚的哭声。

我感到台下一双双眼倒映着台上的花影重叠,混着刚温热的泪水。

我把指尖的推杆向前推去,那些眼睛便被点亮了。

我个人因为兴趣的原因平日里接触了不少音乐剧,然而大部分都从电脑上的收藏夹中消失了。然而这一部戏,我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而且忘记了演员的年龄。

随着戏子最后颓然扑倒的,还有我的心。也许还有许多观众的心。

20171228日,《第三十八年夏至》在南外全校压轴演出。

那晚夜色很美。

视频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7628829/

撰稿人:高二(8)班  吴婴琦 杨佶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