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高三学生沈亦飞接待爱尔兰驻上海领馆总领事Therese Healy(何莉)女士共度春节

发布者:何雅蔚发布时间:2016-03-15浏览次数:560

2016年的春节对我来说非同寻常。9月份我就要赴美国读大学,所以说猴年的春节也是那之前我能和家人一块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而除此之外,这个春节还多了一层意义,因为我的家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她是爱尔兰驻上海领馆的总领事,Therese Healy,中文名叫何莉。

为了更好地体验中国家庭过年的气氛,今年春节Therese特地在南京寻找了一个家庭,而我因为曾经有赴美交流和接待美国学生的背景,所以很荣幸被选中能够接待她在我家度过猴年春节。于是,我和父母便开始紧锣密鼓地策划,为Therese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从前我妈妈一直说,年夜饭一定要有十个菜,十全十美,而今年,我们家为了迎客特地准备了十一道菜。然而年夜饭却只是我们这个丰富多彩的春节冰山一角。放假期间的时间,我们也可以说是安排的满满当当,去游览了不少南京的名胜古迹和文化景观——阅江楼,夫子庙,江南贡院,秦淮画舫,中华门和城墙,老门东,大报恩寺,六朝博物馆,江南织造博物馆,还有南京博物院,唯一可惜的就是放假的时间不够长,没有能把南京的遗产都详尽了解一番。其实,我们春节期间去的许多地方,我个人也是第一次去,说起来还得托Therese的福,不然估计那些有趣的文化地标我自己一个人是没有机会去的:-)

说起这些景点,我最先想到的是我为Therese做的翻译工作,而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做翻译的辛苦。我曾经去美国交流过一个学期,平常口语也不错,所以说和Therese做一般的交流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当我们首先去阅江楼的时候,我原本没有以为翻译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然而真正开始翻译时,我意识到我犯了一个大错。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很多东西在英语中并没有对应的词能用来直接表达,有的时候一个简单的概念需要用很长的一段话才能解释清楚,而一旦涉及到典故或者幽默,翻译的难度则又会高一个八度。很多时候,我觉得我自己翻译的很清楚了,但是Therese看上去还是没有理解,文化差异在这之中也成为了一个拦路虎。举个例子吧,我们在秦淮画舫上游览夫子庙夜景的时候,中文导游讲解,不时冒出一句古诗“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逼得我直接投降。在江南贡院听导游介绍科举考试的时候,乡试、殿试的概念我也跟Therese解释了半天。另外,作为翻译,全程思想都需要高度集中,不能错过中文导游讲解的细节,而且我做的翻译是导游说一段,我翻一段,更不用想象同声传译员了。这样的困难也让我意识到,要想让中国文化真正走向世界,我们不仅需要了解中国文化的人,也需要能将中国文化传递给外国朋友的人。

再来谈谈Therese吧。她非常健谈,当我们谈到爱尔兰的历史时,她侃侃而谈,如果不了解她身份的人甚至可能把她当作历史学家。说来惭愧,在她来之前,我一度认为爱尔兰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英国,这名字是不是听起来很复杂呢?)的一部分,但是后来我才知道,爱尔兰和北爱尔兰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爱尔兰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文化氛围也和英国很不相同。在与Therese的交谈中我们还了解到了爱尔兰的传统节日,优美的环境,以及文化教育方面的发展。不谙世事的我竟然还问了她为什么出来不带保镖(现在想来都让我忍俊不禁),她幽默地答到:“接待我的家庭这么可靠,我还需要什么保镖呢?”后来她解释道,因为爱尔兰是一个小国家,不和任何世界上的国家和地区势力发生冲突,所以爱尔兰的外交官走到哪里都不用担心受到暗杀或者恐怖袭击。Therese还讲到,在爱尔兰的时候,她曾经亲眼目睹美国总统奥巴马来访,因为怕受到袭击,他坐的车有层层防护,但是到达目的地之后,车门竟然因为太重,尴尬地打不开了。在我们一家人听着这些有趣的故事而开怀大笑的同时,也加深了对于爱尔兰这个国家外交和文化方面的了解。

值得一提的还有Therese热爱学习的性格。住在我们家的这段时间里,她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去甘熙故居中上中文课,每天晚上都要带回23个小时的家庭作业。无论我们白天去南京各个地方玩的多么疯狂,她晚上回家总是要专心致志地完成作业,于是我们平常吃饭的时候就经常夸赞她“live to old, study to old”(哈哈,这是我妈发明的,活到老学到老)。不仅如此,Therese身边还有一部Kindle,在我们闲暇没事刷手机的时候,人家却在读书摄取新的营养。这也不得不让我们汗颜而感叹,怪不得人家能当上总领事而咱们不行呢!

总之,这个春节的一个多星期,我过得既丰富又充实。忙碌和疲惫自然是有的,但是想一想这最后一个春节的丰富多彩,就觉得值了。借此机会,我也希望我们南外人能积极充当中国和外国文化交流的使者,帮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真正成为有中国灵魂、世界胸怀的现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