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舒钧

发布者:发布时间:2009-02-10浏览次数:436

雨停了,天晴了。
    古城的神韵在秋风中纷披,同那树叶一道用身躯顶住台风的洗礼。躺在宿舍的床上,听着呼啸而过的嚎风,噼啪响过的骤雨,于是一切从那里正式开始,从一个并不平静的午夜开始,开始从征途走上了风口浪尖,舍了曾经的姽婳安详,而选择了5天不平凡的游离。也许今生也不过就这样一次,所以我们用我们的热情去浇灌一种名曰青春的东西。
    也许还没到落叶的季节,抑或还没经叶落的年龄,所以台风中的我们注定不是站在那里用我们嘶哑的喉咙去敷陈苍凉,便是低头,又一片希冀——
    所有的结束了,才有人笑着与我们开玩笑,说,看看!都是你们喊什么外联要变天,怎么样?雨下的大吧!高兴了吧!
    仰头去寻穹隆下的叆叇,于是5天的时间把周围所有的氤氲都笼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9月11号,我们站在学校微弱的路灯下,最后一遍又一遍的对我们的台词,——那些最后终是没有念出口的台词。李源笑着说,我写了一篇文章叫都市夜归人,于是我点点头说好题目。回忆着无数的日子烈日下奔突,去寻最好的质量和最低的价格,还有不尽的斟酌,不尽的商讨,我们只想用一些东西来证明韶光中溜走的,只是那些经不住筛淘的东西。而青春的能量,青山一般赫然屹立于苍蓝的天空下,天地可鉴,日月可表。飞鸟走河山,划破一道长痕,印证着5天的阴雨以及之后的晴朗。没有杀戮没有血光的战役,空下一句:“雨停了,天晴了。”轻拾起海报,卷起横幅,流着汗清干净最后的痕迹。也许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空虚依然留存,遗留一点纷华,之后再慢慢的褪去。
    于是我也准备去写一篇叫“都市夜归人”,李源说,施余净也写了。便改了题目叫“都是夜归人”,台风来临的日子里,没有蟾光做伴,只能从远处依稀的万家灯火中找寻渐行渐远的归属感。本是一个害怕黑夜和孤独的人,却因为经历了1个月的准备,心灵平和了太多,那种因虔信而勇敢的生活慢慢从我模糊的信仰中走来。青涩总要被阳光雨露凝成饱满的苹果,献给世人,所以那种虔信走来,挥手驱赶去影响的其他,开出一条路,继而勇敢地向前,感动自己,也让别人因自己感动。
   
    9月11号那天的天沉得很早,但我们四个人的心中始终笃信着只要心未死,夜就一定活得灿烂,哪怕是台风将袭暴雨将至。城市的荣辱繁华取决于城市人的微笑与愤怒,却并非由白昼更替、晦朔蔓延来决定。站在台上脱口说出背了N天的台词,想象着主席台下站满了观众,他们微笑、欣赏。睁眼却一个人都不在,想想那句话:“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至少我还能够,勇敢地自我欣赏。”那是一种幻象,却分明可以真实。舞动其妖娆的身躯,摇曳其婉娩的长发,“青春就像一场体育比赛,比赛过后通常会有延时加赛”,于是像当初的我们在操场上挥霍汗水一样去欣赏那般的青春,美丽——我只能够如是的形容。
    6:25,6:20,6:10,6:00,5:35,校门口像赶早集一样,我一天到的比一天要早,当身体完全由信仰来支撑的时候,周围的人烟人言人眼或是人厌都显得苍白无比了。参加竞选的好友,手攥着金嗓子喉宝,扯着嗓子喊着,微笑用来传达我们互相的鼓励,而此情此景,此人此物,微笑便是最无边的珍贵了。有人说一进校门就像走进了菜市场一样,一个星期学校喧嚣无比,殊不知是我们用青春的激情给了南外新的气象,不管我们能否当选,这里真的会改变很多,雨停了,是要变天的。
    我对别人说,5天之后我长大了成熟了,理解了很多、感悟了很多、感动了很多。那些熟悉的笑靥,将与那痕一起留下来纪念我们的青春。总以为人见背了也就不过是个小小的土包,荒凉无比,没人关注没人照料,今却有那些堆满鲜花的地方常常就是如是的场所。即使离去,依然可以用桀骜的信仰遁迹在黄土之外,旖旎之内。粼粼而去的是玄武湖的水,咕嘟而去的是火锅里的汤料,而边上的一群人,似乎有夙命的牵萦,注定是逃不掉的。我们可以笑着看缈去的希望死去,可以勇敢地看没有人的舞台微笑,却始终不可以让地平线留下我们的背影。
    从分部回来的那天,突然觉得一切走到今天便是再怎样的结果都无所谓的了。尼采说:“那些只发生过一次的东西,便可以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于是我所经历的一切,似乎要是被他全盘否定了的。但是细想,那些感动,那些青春,那些真实,那些奋斗,那些顿悟了之后的人生,那些今生难以找到的好搭档,又怎会是只发生过一次呢?闭上眼便是竞选中的点点滴滴,我只是微笑地说,一切都过去了。王一菲却始终坚信着,一切才刚刚开始。其实那并不矛盾,因为雨停了,天总要晴的。
    我感谢每一位在无助时给我鼓励的人,朋友就是这样,即使天底下的一切都悄然而去,他还会站在夕阳中凝望,在适时的时候走过来,牵住你的手,抹去你的眼泪,说:“不怕,我们永远支持你!”
    也感谢李源,虽然他一直不肯去交涉,不肯去与别人洽谈合作的事宜,也总是说:老大,辛苦了,都靠你。但是我很清楚,我没有选错搭档,他可以一直站在你的身后,然后让你相信,世界很亮,很安全。
    写到这里,竞莫名的哭成了一个泪人,找不到原因,只想流泪。不是煽情,也不是做作,就像我对所有人说的一样,你不是身处其中,就永远不会体会到它将带个你的,永远不会明白我们每个人的心境和征途。所以我们每个人保有着各自的不同,安静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用我们的能量注进去,推动着这里的一切,给世界带来一种人的味道,却不仅仅是无机自然界能够解释的东西。
    站在这里,被那么多的人拥护着保护着,即使是再多的冷漠都只是他们的不理解,而人活在这世界上,寻求几个人的理解就够了。有的人求索了一生,都是那样的孤独,而我却是在15岁的时候就体会这种很难被人理解时候的赫然的感动。我终于相信那句话绝对不是做作: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就算没有认为我鼓掌,至少我还能够,勇敢的自我欣赏。低下头,一片希冀——
    想起那“外联五日游”的玩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只是:雨停了,天,也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