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炊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10-12-09浏览次数:392

 

1夕阳西下,在新奇与兴奋中劳作了一天的同学们,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向山脚处,摩拳擦掌准备生火煮面;他们分工明确,有的砍柴、有的搭建灶台,在井井有条的工作中不一会儿就生起了明亮的火焰;大家吃着浓淡适宜、口感诱人的面条,啃着香喷喷、热乎乎的紫薯,在夕阳的余辉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高二(8)班  徐涵

 

(2)忘不了刚到野炊场时低落的心情,看着那垃圾场般的景象,我实在想象不出在那种地方能升起炊烟,能满足我对食物的需求。但后来事实证明我错了。记得看着老师升起烟火时的惊讶与欣喜,记得站在滚滚浓烟中咳嗽却还充满希望,记得看着那锅中翻滚的面条和青菜突然有了想吃的欲望。于是,分发筷子与饭盒,一切都来得那么理所当然。听着同学们“来一盒,来一盒”的招呼,我突然感到身为野炊的一份子是多么的幸运。现在,回忆着那时的情形,我真想再从头经历一次。

高二(4)班 孟畅

 

3 和大伙儿一起学农的三天是在满心的期待中来到,充实的享受中度过的。虽然已成为过去式,但每一个快活的场景,是的,每一个,都未曾走远,至今想起还依然嗞嗞地冒着热气。

还记得野炊时,我们提着大包小包上路了,准备自给自足大干一场。谁知野炊的地儿,遍地砖头、木棍,跟废弃工地似的,搭灶、拾柴火、捡干草、煮面条都得咱们亲自上阵!点火还真不是件容易事,我们先用报纸、干草引燃,再向里面添柴火,谁知这火很不争气,刚有旺盛的势头又耷拉下去了。一个半小时咱们屡败屡战,眼看着别人已经吃上了,我们果断走上了“武装夺取灶台”的路线……我们不耐烦地不停掀锅,水刚刚烧开,大家隔锅半米,就开始手忙脚乱地把面条、肉末、青菜、鸡蛋、火腿肠一股脑儿投掷进锅里。漫长的等待后,终于开锅了,我们围着灶狼吞虎咽地填肚子,其实味道还不错,这毕竟是咱十二个人团团转两个小时折腾出的一锅青菜肉丝面,不容易啊!火灭后,我们跟寻宝似的翻出几个黑乎乎的紫薯,捧在手心里,别看外表不咋的,拨开可是好漂亮的紫色和香喷喷的美味呦!吃完了还不尽兴,硬是在灰烬里又翻出个豆大的残余,瓜分了才心满意足地离去,脑袋里依然打着紫薯的主意,没想到第二天的早餐就遂了我们的心意,人人都有一份紫薯!

还记得我们围在土堆旁,拼命挖山芋,边挖边祈祷一定要是个大个儿的,比刚才的那个还要大;我们围城一圈打稻子,本着打稻子也要打出节奏来,“嘿咻嘿咻”地一起卖力;我们赤手空拳掰苹果,八人尖叫着齐上阵对付小蚯蚓;我们傍晚挤挤挨挨地看实践竞赛和汇演,无比期待地看烟火看流星,唱得、笑得无所顾忌;我们夜里黑灯瞎火地聊天做游戏,聊到迫不得已才不知不觉地沉入梦境……三天的画面让我一遍遍回想都不觉得腻,很多天很多年之后,画面依然很清晰,默契就是我们彼此分享着这共同的最美的记忆

高二(3)班  胥佳

 

4第一天下午野炊的时候,我们班16个男生窝成一组,以一个前人留下的灶台为基础,开始了我们自制晚饭的生涯。一开始我们不停地在灶台周边找杂草烧,发现效果不甚理想,灶火熄了好几次。于是以赵瀚成为首的几名勇士跑到了山的那边,抱回来不少质量上乘的柴草。刘畅也从门口小卖部那里搞来了两瓶洋河大曲。于是,就看见班长和我往灶中加柴草,杨光喷上一口白酒,CFC在后面拿块塑料板使劲的扇风……但是柴草容易烧,消逝的也快,在某位基地老师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是用木柴升起了火,面条也很快煮开了。话说面条味道不错,我们也是班上第一组吃到面条的……呵呵= =

                                                             高二(6)班 赵学劼

 

5我们一组女生一开始选了一块儿地。地上堆了许多的砖块,然后我们在老师的帮助下把砖块堆起来像一个灶台那样,我本觉得生火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因为有柴火又有打火机,可是事实完全不像我想的那样。因为首先要收集干草,然后要在火燃烧的旺的时候让它把木柴给点燃,使木柴烧着,而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前一天刚下过雨,山上的木柴都还是湿的,很难烧着。在经过八九次的失败后,看着火苗起了又灭,灭了又起。我们终于烧着了木柴,而且越烧越旺,成功地烤熟了紫薯~~~哈哈~~自己烤的紫薯味道真的不一样~~!!!

                                                              高二(6)班 孙姝蕾

 

6突然通知我们要去野炊,而且告诉我们自己的晚饭得自己解决,真让人叫苦不迭。好不容易生起火来烧面条,感觉自己做的事太少了,我不禁一阵自责,想来想去决定要多奉献一点自己的力量,就看到吴道一在拼命生火,叶霁洁在那儿拼命下面,配合得如此默契,于是我默默退后,承担起了尝试食用做出的食品的任务。我在每一次品尝半成品时身先士卒在大家一脸目送烈士的表情中咽下了第一根半生不熟的面,喝下了第一口清汤寡水的汤,吃下了第一口又硬又渣的山芋。所幸味道还不至于要人命,大概是饿的味觉有些不灵敏,吃什么都觉得好吃了……面终于烧好后每个人都盛了一碗,吃完以后我实在是想再多吃一点的,但是大家苦口婆心的暗示这面味道还算正常,但不保证会不会吃的拉肚子,所以死活不让我吃。我多次想添一点,被再三阻挠,未果,饮恨。

一群饿得眼睛都绿了的人开始打山芋的主意,七手八脚开始烤山芋。无奈柴已经快要烧尽,火焰正渐渐熄灭,眼见着就要弹尽粮绝。这时一位酱油君拎着一瓶二锅头来了,自己灌了一口,然后举起酒瓶往火堆里一倒,噌的一下火苗窜起。但是治标不治本,最后酒都快倒光了,火还是灭了。幸而在我们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的当口,夏凡同学以其卓越的交际能力,勾搭到一个老奶奶,老奶奶来教我们烤山芋,一张嘴我们傻了,听不懂……我勉强听了几句,好歹老家是溧水,溧水方言还是听得懂的,于是我半蒙半猜加上信口胡扯,对着大家一通忽悠,临时充当翻译。事实证明跟中国方言相比,神马托福听力都是浮云……等终于把山芋弄熟了,我们饿狼扑食般吃起今天晚饭的最后一点食物,然后我们同时囧了,我勒个去,刚才酒浇多了,这山芋吃起来一股二锅头味!

                                                          高二(7)班 蒋可

 

7学农这番有趣的经历大概已经在我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在溧水特殊教育学校里,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欢笑、难得的放肆、热烈的兴奋和意外的感动。

欢笑是无尽的。农活虽然又苦又累,但似乎每个人干起农活来都跟玩儿似的。割稻子、打谷子、搓草绳、踩水车……或是莫名的新奇,或是笨拙的动作,总能引得旁人呵笑不止。最有意思的便是野炊,从拾柴草、搭炉灶到烤红薯、下面条,我们团队大十几号人忙得不可开交。还记得台竞给力的扇风,张远淡定的给料,卢思豪关键时刻的酒精,陈厚邻霸气的丁烷,还有众人七手八脚地下面条、加佐料。我们吃的不是面条,而是无尽的欢笑。

放肆是难得的。野炊活动最后只剩下我们班的几个同学留守灶旁等待烤好的红薯。也许是方法不太对,红薯在火种呆了近两个小时还没败下阵来,我们索性就把烤红薯当做一次难得的放肆。火苗在我们越加越多的柴草中渐渐燃烧成了一团熊熊大火,昏暗的夜幕下,众人的脸庞在火光的照耀下格外明亮。“加草、加草。”这时,火是我们的,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是我们的,大家欢呼雀跃,难得的放肆迸发出的是我们无限的热情。

高二(2)班  刘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