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外“信息小组”四名学生在全国比赛中夺三金一银(金陵晚报)

发布者:吕燕发布时间:2012-09-11浏览次数:600

 

(本篇报道转载自2012年8月25日金陵晚报A24版)

编个程序能帮老师检查作业

从左至右:乔明达、贾志鹏、王悦、许昊然。杨甜子

 

        自编程序帮老师检查作业

 

        在“信息小组”里,贾志鹏是众人眼中的“大哥”,在他的眼中,信息学是一项“自娱自乐”的活动。“放学回家都会写上几行,学信息不光可以参加竞赛,更是一个锻炼思维的过程。”虽然是一位高二学生,但贾志鹏编写代码的水准已经远远超过了同龄人的参赛水平,在北京大学的一次信息竞赛的网络赛题征集活动中,贾志鹏出的一道信息学考题就被北大选中。“校内的不少选拔赛的考题也是贾志鹏帮忙出的,他很能保守秘密,从来没出现过泄题的情况。”南外“信息小组”的指导老师李曙告诉记者。

        不光能够出考题,贾志鹏还给南外编写了一个名为“Lemon(柠檬)”的程序,“柠檬”能够检查技术课上同学们所编写的程序的最终计算结果的对错,不需要老师的二次运算来进行检查。“贾志鹏的这个程序帮我减轻了不少负担呢,”李曙老师笑着说。“柠檬”查作业程序已经在南外使用了一年多,受到了南外师生的一致好评。

        语文课文也能用“博弈论”分析

        不少人一提到“信息学”便会和“枯燥”二字画上等号,但在这些从小就对数字和符号极为敏感的学生眼里,信息的“奇妙”程度无法用文字来形容。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信息小组”的四名成员都是在四五年级时才开始学习信息学,定期参加比赛,与美国和俄罗斯的选手们进行交流成为这些“准程序员”们的生活常态,甚至连语文课上都用到了博弈论的知识。

        乔明达和许昊然是同班同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乔明达“抖”出了好伙伴的故事。“高一语文课本里有篇文天祥的《指南录后序》,文章里写到文天祥出使被扣押和逃出的内容。许昊然在语文课上就开始分析了。”见到乔明达开始“讲故事”,一旁的许昊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按照文章的叙述,许昊然按照博弈论的观点列出了好几种‘冒险’的情况,最终得出结论,文天祥选择‘出逃’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比另一种决策要英明的多。”头一次见到自己的学生能将科学理论和语文课文挂上钩,他们的语文老师也十分惊讶,最终还是狠狠表扬了这位爱动脑筋的学生。

        玩起游戏来却并不灵光

        乔明达说,一头“扎进”信息学的“无底洞”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的,而到了南外之后才开始了系统的训练。“我们是一个团队,在训练时大家都会做不同的题目,做完后又会互相交流,这样提高的速度更快。”在旁人眼里,“信息高手”一定会在各种游戏里“所向披靡”,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四位学生的回答竟然一模一样,“很少玩游戏,实在不在行。”贾志鹏的回答更为干脆,“我偶尔会玩游戏,但关注的并不是游戏本身,而是从技术层面来思考游戏的程序是怎样被实现的过程。” 

    通讯员 王卫忠

    扬子晚报记者 杨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