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外德语班卢思航高考考了404分——复旦和德国名牌大学抢着录取“萨克斯手”(扬子晚报)

发布者:吕燕发布时间:2012-09-11浏览次数:2216

 

(本篇报道转载自2012年8月1日扬子晚报B9版)

        “对于德语学习而言,一定量的死记硬背是必要的,但在积累之后就要学会总结规律。”南外德语班学生卢思航告诉记者。在今年的高考中,卢思航考出了404分的优异成绩,不仅摘得南外高考的“探花”,成功被复旦大学录取,而且还收到了德国卡尔鲁尔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据了解,这个学习上的“乖乖女”生活中更是多才多艺,演讲、主持、绘画样样在行,身材苗条的她还曾经在学校管乐队中担任了萨克斯手。“女孩子背着萨克斯很帅气的!”卢思航这样告诉记者。

  ◎姓名:卢思航

  ◎年龄:18岁

  ◎班级: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三(5)班

  ◎爱好:体育运动、吹萨克斯、画漫画

  ◎曾获奖项:

  2009年10月南京外国语学校第47届校际运动会高一女子100米第一名

  2009年10月第三届中国德语奥林匹克竞赛B1级别优秀选手

  2009至2010学年,2010至2011学年南京外国语学校六星学子称号

  2011年9月第五届中国德语奥林匹克竞赛C1级别优秀选手

  学德语首先要弄懂单词的“性别”

  稍稍和普通类高考学生不一样的是,卢思航的外语是小语种德语。而她所在的班级也是南外独具特色的“混编班”,德语、法语、日语的学生全部“混”在一个班里进行学习。“只有在外语课时,同学们才会散开到各自语种的小班听课。”卢思航说。

  从初一开始便接触德语,六年下来,卢思航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德语班的“种子选手”,先后在第三届和第五届中国德语奥林匹克竞赛中获得优秀选手的荣誉。“和英语相比,德语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单词都是有‘性别’的。”卢思航解释,德文的单词分为阴性、阳性和中性三类,而这些有“性别”的单词看上去也有些乱的没了章法:“如果按照我们的思维给‘女孩’这个词定性的话,一定会是阴性的,但在德文里‘女孩’则是个中性词。”而“非生命物体”在德语里也是“一团浆糊”,“咖啡”是阳性,“牛奶”是阴性,至于德国人最喜欢的“啤酒”竟然是个中性词。

  弄懂德文单词的“性别”已经非常不容易,卢思航告诉记者,“一定量的死记硬背是必要的,但在积累之后就要学会总结规律。”在大量的做题和阅读原版名著后,卢思航逐渐总结出了德文单词的“性别”规律。而高一时在德国交流学习的经历则让卢思航对于自己所学的德语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德国的班级是小班化小学,一个班20人左右。每天下午两点左右就放学,同学们有足够的时间培养自己的课外兴趣。”

  被德国名牌大学相中

  在今年的高考中,卢思航最终以404分的高分摘得南外探花,并成功被复旦大学录取。高中生活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但在这个谦虚的姑娘看来,自己的考分仍然有上升的空间。“数学的附加题没有考好,算是一个小遗憾吧。”

  而南外仅有23人参加高考的现状也成为了卢思航高中生活中的一段最为特别的体验。就在身边的不少同学都选择提前申请国外大学的时候,品学兼优的卢思航毅然决定参加高考,为自己的人生增添更为丰富的一次体验。记者了解到,卢思航所在的南外高三(5)班只有5名同学参加高考。“因为参加高考的同学实在太少,到了最后的复习阶段,老师上课时干脆就坐在了我们中间,单独而有针对性的辅导。”

  虽然身在理科班,对语言颇有天分的卢思航学起语文来也是得心应手,“老师平时非常注重我们语文素养的提高,而我自己也会有意识的选择一些时事评论的素材来看,多阅读的过程便是在不断积累。”

  在高考阶段,卢思航并没有放弃向国外名牌大学的冲击。“一边复习高考内容一边准备德国大学的申请材料其实并不矛盾,”卢思航说,“复习得有些疲倦时,我会选择登陆国外大学的官网,查阅一下相关专业招生的最新动态。”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前一天,卢思航刚刚收到了德国卡尔鲁尔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

  “乖乖女”还是校管乐队萨克斯手

  “她的最大优点就是听话,并且会将我们布置的复习计划完成的十分到位。”卢思航的老师告诉记者。学习上是听话的“乖乖女”,而生活中的卢思航更是全面发展。演讲、主持、绘画样样在行,初中时还曾经是学校管乐队的萨克斯手。

  “很多人觉得,像我这样的身材能把萨克斯吹响就挺不容易了。”卢思航笑着告诉记者。对于身高1米74,身材颇为苗条的卢思航而言,选择在管乐队学习萨克斯的原因再简单不过,“女孩子背着萨克斯很帅气的!”言语之中有着男孩子般的倔强。

  细数卢思航的爱好不难发现,这个看似文弱的女生其实有着深藏不露的潜在能量:跆拳道蓝带;南外校运会女子100米金牌;直到初中都保持着练习乒乓球的爱好。“运动也是锻炼自我的一种方式,对于学习也会有很大帮助。”

  虽然正在纠结着留在国内还是出国读大学,但卢思航对于自己的未来已经有了完整的规划。“曾经憧憬过当一名大学老师,后来发现我还是对理工科更感兴趣。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我都会选择工科类的专业继续深造。”

                                                                                                                                           扬子晚报记者杨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