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参加2009北京外交学院模拟联合国大会获最高奖项

发布者:发布时间:2009-06-11浏览次数:4593

       编者按:5月8日至10日,我校模联代表团陆逸文、陈雨曦、丁文达、张淳映、许航5名同学,(带队老师:徐斌、徐红漫)以沙特阿拉伯的角色参加了北京外交学院主办的模拟联合国大会。在31所大学及11所中学组成的众多代表团中,他们表现出众,获得了大会最高奖项杰出代表团奖(Outstanding Delegation)。

                                                                                      会议轶事
                                                                高三(7)班  陆逸文 保送南京大学
     一、.和搭档的完美合作
      我和我的搭档的默契配合是取得成功非常重要的因素。我和陈雨曦同学是小学同学,互相认识已经有九年时间,我们之间的配合应该是代表们当中最好的。而且我和陈雨曦同学风格迥异,正好形成互补。我擅长文件写作,她擅长游说,我们各自发挥长处,通过默契的配合,使我们这个整体体现出最大的优势。此外,在会议的进程遇到困难,境遇不佳的时候,我们相互鼓劲,相互勉励,始终保持着最好的状态和昂扬的斗志直到会议结束。正是凭借着互相鼓舞,我们从逆境中走出,不断前进,最终取得了会场上的主动权。
      二、快速反应
      第二天会议的下午,主席宣布了危机的出现。其大意是索马里海盗劫持了满载粮食援助的货轮,货轮上的工作人员也成为海盗的人质。针对这个危机,我们作为沙特阿拉伯代表做出了最快最有条理的反应,我们在发言中提出:
      1,由于沙特阿拉伯与索马里相邻,我们决定紧急派出海军舰只对海盗劫持的货轮进行侦查和跟踪;
      2,沙特政府愿意提供海港供联合国海上维和部队驻扎并提供补给;
      3,建议立即和海盗取得联系,并开始谈判;
      4,.应该充分认识到货轮上人质的生命安全是第一要务,国际社会应该尽其所能保障人质的安全;
      5,.呼吁各国特种部队进入警戒状态,如有需要则在联合国的指挥下对海盗进行打击,以避免可能出现的杀害人质的情况。
     由于我们快速的反和应清晰的思路,我们在解决危机中获得了一定的会场主动权。
      感悟:模联是一座平台,让普通人化身国家代表,讨论世界性的问题,着手尝试解决至今还没有被解决的问题。模联给了我们展示自我的机会,也同时给了我们欣赏他人的机会。正所谓见贤思齐焉,在见识过很多非常厉害的人之后,不仅会更加了解自己的水准,还能获得奋斗的目标和动力。模联给了我们认识新朋友的机会,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模联汇集了来自天南海北的不同学校的精英们,能够认识他们,和他们做朋友,实为人生一大幸事。

                                                                           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事情
                                                                               高三(8)班  陈雨曦
                                                                        被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学院录取
      (一)初春、回忆、北京
      如果说现在的我,依旧能清楚地记得07年那个初春的晚上,我们在结束Global Village的活动后大摇大摆的在宾馆边吃起了羊肉串,我亲爱的,在世界各地的学长学姐们,你们信么,你们,还记得么?
      如果说现在的我,依旧能清楚的记得去年3月北京肃杀的空气,我一脸茫然的站在科大的东门,却怎么也找不到去南门的路,略带哭腔的一步步问路,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信么,你们,还记得么?
      如果说现在的我,依旧能清楚地记得一个礼拜前我们在外交学院会场上的每一次发言、每一场动议,我们是怎样的焦躁不安,怎样的赶文件到凌晨3点,怎样的疲惫面容,我亲爱的搭档,同行的学弟学妹们,你们信么,你们,还记得么?
      很早很早以前,模拟联合国中所发生的每一件事,就这样融进了我的生命,最终,是那样的不可或缺。
      (二)缘分、方向、北外交
      外交学院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向往的地方。不大,或许还没有半个南外的大小,五分钟的"外院行"也总是学生津津乐道的玩笑。但它却是最靠近外交部的地方,是最靠近真正的联合国的地方,也是最靠近每个MUNer梦想的地方。
      第一次开会非常不顺,我满腔的愤懑,无处发泄。在这里,我要郑重地谢谢我的搭档,一直都如此包容我,忍受我无端的小姐脾气。谢谢你,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还扛起一个人写文件的担子;谢谢你,在我疲惫的神情涣散的时候,还能针对突发危机做出精彩的发言。我何其幸运,每一次开会,都能配得那么好的搭档。
      参加南外模联的人,无不熟悉我们的带队BOSS———徐斌。我被BOSS骂了三年,打压了三年,有时,我真的很气,为什么只骂我一人。然而,若不是BOSS第一年让我作为观察员参加北大的会议,我怎么也无法走到现在这一步。要谢谢我们憨态可掬的BOSS,谢谢你在我和菠萝饿的快发昏的时候和漫漫老师送来救济粮,谢谢你在知道我们紧张得食不知味的时候摆出一副"独孤求败"的架势来缓解我们紧绷的神经。谢谢你,我们所有MUNer心中最可爱的老大。
      (三)结束、起点、重逢日
      人人都说世界很小,离开了,分别了,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模联让我认识了很多很多朋友,也让我不再相信我们的分别会是永恒。这样一群教会了我成长教会了我爱的朋友,我是如此虔诚的期待我们下一次的相遇。有些事,很微不足道,只因为融进了模联的框架,最终,变得不可或缺。

                                                                  从世界弃儿走向世界宠儿
                                                                          高二(4)班  丁文达
      两年前,那个时候懵懵懂懂的我,不远万里稀里糊涂地跑向了亚美利加,不明不白地参加第24届常青藤模拟联合国大会。那个时候,我想不出我会什么...于是在那场会议的开始,就注定失败是必然的。
      然而,我并不放弃,从谦卑的小虾米的角色开始和那些最最没有经验的代表们交谈,结盟,组BLOC,写文件。渐渐的,我们的团队壮大了起来,不久,危地马拉等国代表纷纷和我们展开了密切的合作。就是这样,凭借着"世界弃儿"们的出色表现,我们的工作文件相当抢眼,数个大国的BLOC都递出橄榄枝。最终,我们和美国合作的决议草案得到了通过。
      这次经历,为我在模联会场上应对形势不利的情况,贡献了重要的经验。
      而今 ,我们来到了外交学院举办的北京2009模拟联合国大会。
      会议第一天表现极其不尽人意。我们发言次数很少,表现也不突出。当天晚上,我狂奔在各个代表们驻扎的旅馆之间(步行哟~),想弄个强大的BLOC出来。
      这便是个艰难过程的开始。
      我首先试图和美国带领的一个人数众多的BLOC合作,但却发现这个BLOC内部意见不统一,代表们工作效率很低。于是我便离开了这个BLOC,开始和土耳其代表一起写工作文件,同时打电话给张淳映看看能不能在另外的旅馆里拉到代表。就在此时,我们"美貌和智慧并重"的学姐佳颖,如一阵轻风般飘入我们的视野,真诚地表达出欧洲BLOC和我们合作的态度。学姐如花的颜容和淡淡清香激发了我们斗志,更重要的是她的那份合作诚意,让我和土耳其代表无法抗拒,乖乖的把写的东西全给学姐了。
      第二天,我们立刻发现,欧洲写的那份工作文件里,我们的部分只被采纳了一小点。一阵恐惧掠过我的心头:我们被遗弃了。
       然而,时局往往出人意料。我们在仔细交流后发现,不少国家由于国家利益无法得到充分体现,不满于现有的BLOC格局,有重组之大势。于是我们紧锣密鼓进行地下活动,秘密地将不少代表拉入我们的阵营,很快,就凑齐了1/4强的国家数。然后,我们就一起写文件,提动议。
      有了组织,心头自然自在很多,对未来有了底,行动起来自然大胆很多。针对我们发言次数太少的情况,在非组织磋商时,我和张淳映商量片刻,便由我提着3截小黄瓜走上了主席台,奉送给了主席团(3人)。虽然仅仅是3截小黄瓜,贿赂罪也算不上,但是这独特的表达方式却让主席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虽然在决议草案中世界弃儿集团的我们以极其微弱的票数让对方草案得以通过,不过为了拯救世界人民于水水之中(我们的议题是饮用水安全问题),也算是不错了。
      这就是我的经验,深刻而又犀利的经验。我所经历的模拟联合国,一直是在真正的围绕国家利益的"角色扮演"和为了得奖的急功近利的"会场操纵"之间摇摆着。

                                                                            我的MUNer路
                                                                          高二(4)班   许航
      当年之所以想要参加模联,完全是因为心中有股不服输的气。从初中一直到现在,我发现那些在南外舞台上出风采的往往都是英语班的学生,特别是在模联,根本就看不见有小语种生的影子。于是,怀着要让南外小语种生扬眉吐气的这股气,我报名参加了模联的选拔。很幸运,通过了面试,我加入到了南外模联的大家庭中。而我的加入也开创了南外小语种生参加模联的先例。
      如何解决索马里海盗问题,我从国际法到安理会决议再到安理会实际会议记录,从索马里的内政问题到海盗问题的产生再到沙特政府对此的看法,几乎把所有可能与索马里海盗问题有关的东西都翻看了一遍。因为我是单代表,只能一个人查资料,一个人写文件,还要一个人去和那些大学生LOBBY,一路走来很繁忙也很充实。
      到了正式开会时,因为是“危机应对委员会”,所以会议进程十分的紧凑,45分钟之内就要对当前的危机做出一个具体可行的解决方案,然后进入下一个危机。那三天,我整个人的思维一直在高速运作,而先前查找的资料却动都没有动,完全只能凭借自己对材料的熟练和掌握程度加以运用。
      从高一到高二,我的MUNer之路算是走完了。现在回头看,我觉得,对待模联,还是应该怀有一颗淳朴的心。因为会场上的尔虞我诈,往往会让我们忽视了模联本身想教给我们的东西,即反应力、判断力和掌控力等。我们不能为了想靠模联来取得一些成绩,而小看了它本身所具有的意义。不要怀着功利心去对待模联,同时不要想靠着玩噱头或空手套白狼而在模联的会场上呼风唤雨,这是我想对所有参加模联的学弟学妹们说的一句话。最重要的是,你要为模联付出你应该付出的努力,甚至更多。扎扎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做好你该做的,才有可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我会记得
                                                                          高二(7)班 张淳映
       5月11日6:58,南京火车站,我们凯旋归来,在此分离。
      一个星期过去了,场景已渐模糊。然而,始终有一种感觉萦绕心头,挥之不去。我知道,有一些东西,我会记得。2009.5.7~5.11,会成为我记忆碎片中最尖锐的棱角,在时光的河流中被打磨被侵蚀,也许会慢慢变得圆润起来,但直至最后还一定可以看出当初的形貌。
      【我会记得你们,记得我们并肩努力的日子】
      得知和文达搭档的时候,心里是没有底的,虽然早就领略了他写文件的强大能力,可两个人除了名字以外,双方一无所知,这总归让自己不放心。然而,我发现,我们是最好的搭档。当我在外面磨破脚板和嘴皮的时候,总能从文达的电脑中搜出一份绝对重量级的文件给自己撑腰;当我心中正在懊恼的时候,总能看见文达默默地写着一张又一张的PAGE条;当我一夜未眠后在会场上机械性举牌的时候,总能看见文达从容站起,神态自若、出口成章用最权威的调调在谈论着。
      雨曦和菠萝是我们这个小团体中的Leader。会场总是有一个一个的突发情况出现:Lobby不成功,Bloc中无法定位,被人散播谣言或是抄袭文件。两位资深Muner一直与我们站在一起,尽管他们有自己的会场,却仍旧一步一步地带领着我们走下去。箱子重,有菠萝拎着;文件写不出,有菠萝帮着;情绪不稳定,也有菠萝宽慰着。最后的获奖感言,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让菠萝来说,他在我们这里,就是主心骨。
      许航是所有人中最不容易的一位,“中文危机委员会”刚刚开设,她又是单代表。这意味着,一切事物都得她一个人自己处理。每日看着她脱离了我们,大多数时候只是一个人在狭小的房间里独自看文件。
      我们五个人一起有过很多合影,在外交学院的大字下,在陈毅的塑像前,在领奖台上,在最后的庆功宴上。我想,我会记得你们,记得我们一起彻夜不眠,记得我们相互鼓励安慰,记得我们共同开心失落,记得我们并肩努力的日子。
      【我会记得你们,记得我可以依靠的感觉】
      徐斌老师是南外模联元老级的人物了,我也随着雨曦他们尊称他一声"Boss"或者"老大"。开始是有些敬畏的,到了外交模联的会场上,才真正发现他的人格魅力。开始时,我们因为没有得到会议发言机会,深感失落。"我只是想,你们也是有实力的,我想能让你们也能找到自己出头的时候。"BOSS淡淡几句话让我们开始冷静。津巴布韦的代表对我说:"读到大学,也极少见到这样真性情的老师!"
      再有的依靠就是家了。早上还阳光灿烂的北京突然下起了大雨,我拖着厚重的材料站在二环的天桥上,穿着高跟鞋又跑不快,整个人被淋了个透。当时一下子什么都不想了,护着些材料就躲到一个角落里往家里打电话,说着说着就想哭了,其实在会场上再强势再自信的我,在爸妈面前都变得很脆弱。回到宾馆里发现一下子收到了妈妈的许多信息。记得其中有一条是让我不要哭,结尾妈妈说"……我不会打笑脸的符号"我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
      老师和父母,一直以长者的身份保护着我们,陪伴着我们。我会记得,那种累了,撑不住了,想要倒下了,身后有着依靠的真真切切的踏实和窝心。
      【我会记得,我还记得】
      我会记得,7号的火车上,两个车厢的忐忑不安和断断续续的3G网; 我会记得,8号晚上的第一场会议后,穿着不合脚的高跟鞋在二环迷了路的我在滂沱大雨里听见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的那一瞬间一下子的安心;我会记得,9号新豪运的舞池里,震动的地板和每一个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模联人,还有晚上差点被BOSS感动到哭的对话;我会记得,10号全部用来闲聊的UNMO和最后颁奖时候的跌宕;我会记得,11号在火车站的出口,突然涌起的疲倦和无限感伤……
      为了忘却的记忆,为了记忆的沉淀,所以我现在要写下来,也许以后,再翻出来,我也许会笑,也许会流泪,也许会有惊喜,也许会有遗憾。但那种感觉,我会记得,我还记得。
      耳机里中绮贞说:"我必须全部记得,因为我害怕有一天有人会大声质问我,对着我看不见的眼睛,我会轻轻地说,我看不见,但是我全部记得"